每日反省的原则

曾子日:“吾日三省吾身” ...

March 12, 2021 · ColaWithSauce

学习(书本知识与实践知识)时的原则

Never fill my stomach full I will feel sleepy after having a great meal. In that case, I always just stare at the book, rather than reading that book. My mind refuse to absorb these stuff, maybe just because I am full. Therefore, try to eat less. Have a log When study or practicing and else stuff, keep a log. Such as: 09:00 查到可以使用 rsyncd 来实现加密 09:40 发现 rsyncd 存在问题,本地密码是明文存储的,而且在那台 Ubuntu 主机上面也存在未知原因的问题。 10:00 发现可以使用 rssh 来解决问题,它将提供一个类似 nologin-shell 的东西,但是可以通过 ssh 连接。 …...

March 6, 2021 · ColaWithSauce

其它的杂散原则

一些杂散的准则,实在过于杂散以致不能单独整理成篇。 准则是因为我犯过的蠢而诞生的,我总结这些蠢事的教训、用理性分析应该怎么做,然后再将它们整理成为一种“教条”来进行自我约束。 git 提交的时候的准则 一次修改,多次提交 修改的时候可能修改了很多地方,修复了很多个 bug,添加了很多新功能,或者其它什么的,但是提交的时候,尽量分散地提交这些代码。 比如对每个 bug 的修复进行提交,每个 commit 写它对应的目的,比如 “fix behavior errors in main page” 或者 “fix bug #22”。 而不是一股脑地全部提交上去,然后 commit 的内容写 “fix some bugs.” 或者试图列出所有,但是却发现写不下。...

February 22, 2021 · ColaWithSauce

一些写作的原则

我写文章的时候表达欲望过于强盛了。本来能很简单地说明白的事情,我非要去绞尽脑汁扩展,并且在写到某个局部死抠细节,抠着抠着,我就忘记整体的脉络,写完这个局部,然后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 因此,作为一个“教条主义者”,我亦有必要定下一些原则来改变这种现状。我具备理性,但是不经常使用它,很多时候我会忘记我的理性的存在。因此有必要在我仍然可以使用理性的时候定下一些行为准则,行动指南,来约束自己在非理性的状态下面的行为。 so, let’s go 写三遍 一篇好的文章,写一遍是不够的,它至少需要写三遍: 首先用草稿定下脉络与要点,赋与文章以骨骼 然后再扩充它的内容,赋与文章以血肉 最后再去填充那些修辞、文饰,赋与文章以衣冠 如此而言,我大概一直以来写的都是没有骨头的、穿着华丽衣服的模糊的血肉块罢。 只管写,最后改 无论如何,先将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写出语病了也不要紧,做个标记,然后回头改,比如使用 org-mode 的注释功能。 当灵感来的时候,只管将灵感倾泄,改动交给没有灵感的时候的自己,因为灵感可遇而不可求,那种状态下面持续保持写作是非常重要的,而没有灵感的时候的写作毫无意义。而改动那些病句,完善修辞手法之类的活,有没有灵感都可以做,而在有灵感的时候做反而是在消耗灵感。 综上,写的时候只管一个劲写,最后的时候再改。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上面的方法是总体而言的方法,各种不同的文章还是有一些具体上面的不一样的原则的,但是我暂时也想不到那么全面。下面就试试举例吧: 日记类:日记可能写完然后一辈子也不会去看了,所以大可以不按照这个方法来,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 观点类:比如这篇文章,观点类的意思是表达某些看法与经验,就是观点类,我这篇文章就是为这类文章而定制的,正如《如何阅读一本书》之于论述类文章。 笔记类:各种书的读书笔记,这种要分情况,我的读书笔记有的是完全机械地记录(大部分是技术类),有的是根据书上的东西写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还有感想(大部分是文学类和社会学类)。 后者可以按照第 2 点所说的“观点类”文章来处理,而前者的话就不怎么适用这个规则。不过如果前者记录的东西常用的话,(比如 bash 的字符串操作我是怎么都记不住,以前抄了放在博客里面,后面博客重置了数据没有同步,就没了)那就可以在来回翻看的时候进行对文章的修改。 本文将持续更新 与我之前的“教条主义”系列一样,我这篇也将持续更新,因为实践出真知。之前的两篇文章里面的“教条”还好,它们一个出自于《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样的经典,另一个是我的实践的一个总结,而这篇里面的“教条”完全是我用我的理性来对什么方法是正确的的一个猜想,也许很有用,也许没有那么有用。 不过,相比于没有“教条”时候的无序,有“教条”可依总归是一个进步吧。...

February 22, 2021 · ColaWithSauce

一些记单词的原则

我写过一个 Python 爬虫根据考研单词的列表来爬取 collins 网站上面的英语单词释意,并且将它们导入到了 anki 里面来背,我写过博客分享过,但是这里就不分享传送门了,因为写得太烂,(同步爬虫,为了 5000 个单词,跑一次居然要 6 个小时。)下面是我的单张单词卡片的样子: 定义“意思”:指的一个单词的一节,比如上面的 1. verb 一节 图里面的四个选项与手机端的名称不一样,但是不妨碍理解,不过此处还是稍作说明:“生疏/错误”对应“重来”,“困难/模糊”对应“困难”,“犹豫/想起”对应“一般”,“顺利/正确”对应“简单”。 我设置每天记 60 个单词,虽然看起来很多,但其实记完它们没有想象得那么困难。不过,难倒我的是,我经常迷失在它提供的四个选项:“重来”,“困难”,“一般”,“简单”里面,因为不知道到底如何才能说是困难,如何才说是简单?如何介定重来与困难?而一般又是怎么样呢? ...

February 21, 2021 · ColaWithSauce

一些阅读时的原则

引言 程序员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进步的职业,不然就会被淘汰,而我又不太喜欢看视频学习,所以学习就靠看书了。 我看书喜欢精看。很久之前看了《如何阅读一本书》,书中说的一些阅读时候的原则也给我了一些触动,但是一直没有将这个触动付诸行动。 道德经有云:“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由此而言,我虽然没有大笑之,却实是“若存若亡”。王阳明亦有云:“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由此而言,我也并非知“道”,而仅仅是听闻过而已。 恰好,今天看了一个知乎的大佬看书的方法:“先在一个星期之内快速看完,然后再细看感兴趣的部分”。 看到这样的看书方法,我又想起这本《如何阅读一本书》,想起里面提到过的一些方法,又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盲目的方法,便决定整理出一篇文章整理一下读书的原则。 为什么要定原则 “原则”,可以说在这篇文章的语境下面能够等效代换为“教条”,或称“戒律”。 修行的和尚认为教条与戒律可以帮助小沙弥领悟佛法的真谛,清淡的饮食可以让心思清静,过午不食可以帮助冥想参禅。 像活佛济公那样的,可以做到“酒肉空肠过,佛祖心中留”的,也许戒律只是枷锁。但是对于普通修行人而言,戒律是有益的。 那么,我们的阅读的戒律可以帮助我们做到什么呢? 我认为这些戒律可以帮助人做到用更少的注意力来更高效地阅读书,人的注意力是有极限的,而分配注意力也是一种学问。 虽然我不会做这一门“注意力”的学问,找志愿者做做实验,寻找出那些规律,创造出那些原则。但是看看书,总结一下书上的内容,然后照猫画虎写一点教条出来亦是可以的。 一些具体的原则 问:看书要看几遍? 答: 三遍! 问:具体而言如何看书? 答: 速览: 具体而言: 公式与推导不看,只看问题描述与结论; 代码不细看,只看功能与思路; 细目略看,大纲与导言细看; 目标: 能够使用简短的话来概括每一章讲的是什么(它讲了什么方面的东西?能够概括一下这是什么吗?) 能够找到这些内容之间的内在联系(比如第三部分与第五部分讲的都是数据结构,第四与第六部分讲的是算法) 能够找到作者提出的问题,或者想要解决的问题。 细看: 具体而言: 就是平时意义上面的细看,只不过如果不想看书看得头痛,需要加一点技巧: “抠字眼”: 按照《如何阅读一本书》上面的方法,去划出那些我认为重要的的字与词(比如“时间复杂度”)或者短语短句(比如“自我实现的诺言”),它们可能是专业术语,又或者是一些常用词句的不常见的用法。 找出这些词句,然后弄明白它们的意思。然后,一些之前让人疑惑的句子便不再让人疑惑。 有的时候,代词也比较重要,因为有的作者喜欢乱用代词(譬如我),如果不注意的话,非常容易出现句子指代不明,读者与作者理解的意思不一样的情况。 “抠主旨”: 或许有人觉得可能像在做中学语文题目而觉得它们不值一提,或许有人可能认为技术书籍不存在主旨而轻视。但是这些都是错误的观点: 技术书籍里面也有主旨,这里的主旨是主要句子的意思,也就是说,不是什么书都是字字珠玑,不是什么书都值得什么段落什么句子都要认真反复观看参详,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抓住那些重要的句子,划记出来,告诉自己这些句子值得反复观看。 重要的句子都有一些大体上面相同的特征,不完全总结如下 回答句 神经要对一些特征词汇敏感,“因为”是其中最常见也最需要注意的。但是令人困惑的是,即使没有这么明显的词,它也可能是一个回答的句子。 这些回答,有些可能是回答不远前处提出的问题,它们通常有类似“因为”这些明显的记号,但也有可能回答的是作者整本书范围内提出的问题或者整个章节想要解答的问题,那么这些句子就可能没有“因为如何如何”这么明显的记号了。 所幸这些句子都一般或在章节末尾或在全书末尾,而且在它们之前一般是有一段推导或者论述的过程,而这些论述与推导的结果就是我们需要的“回答”。 主张句 ,也可称“教条句”...

January 30, 2021 · ColaWithSa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