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程序员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进步的职业,不然就会被淘汰,而我又不太喜欢看视频学习,所以学习就靠看书了。

我看书喜欢精看。很久之前看了《如何阅读一本书》,书中说的一些阅读时候的原则也给我了一些触动,但是一直没有将这个触动付诸行动。

道德经有云:“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由此而言,我虽然没有大笑之,却实是“若存若亡”。王阳明亦有云:“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由此而言,我也并非知“道”,而仅仅是听闻过而已。

恰好,今天看了一个知乎的大佬看书的方法:“先在一个星期之内快速看完,然后再细看感兴趣的部分”。

看到这样的看书方法,我又想起这本《如何阅读一本书》,想起里面提到过的一些方法,又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盲目的方法,便决定整理出一篇文章整理一下读书的原则。

为什么要定原则

“原则”,可以说在这篇文章的语境下面能够等效代换为“教条”,或称“戒律”。

修行的和尚认为教条与戒律可以帮助小沙弥领悟佛法的真谛,清淡的饮食可以让心思清静,过午不食可以帮助冥想参禅。

像活佛济公那样的,可以做到“酒肉空肠过,佛祖心中留”的,也许戒律只是枷锁。但是对于普通修行人而言,戒律是有益的。

那么,我们的阅读的戒律可以帮助我们做到什么呢?

我认为这些戒律可以帮助人做到用更少的注意力来更高效地阅读书,人的注意力是有极限的,而分配注意力也是一种学问。

虽然我不会做这一门“注意力”的学问,找志愿者做做实验,寻找出那些规律,创造出那些原则。但是看看书,总结一下书上的内容,然后照猫画虎写一点教条出来亦是可以的。

一些具体的原则

问:看书要看几遍?

答:

三遍!

问:具体而言如何看书?

答:

速览:

  • 具体而言:

    • 公式与推导不看,只看问题描述与结论;
    • 代码不细看,只看功能与思路;
    • 细目略看,大纲与导言细看;
  • 目标:

    • 能够使用简短的话来概括每一章讲的是什么(它讲了什么方面的东西?能够概括一下这是什么吗?)
    • 能够找到这些内容之间的内在联系(比如第三部分与第五部分讲的都是数据结构,第四与第六部分讲的是算法)
    • 能够找到作者提出的问题,或者想要解决的问题。

细看:

  • 具体而言:

    就是平时意义上面的细看,只不过如果不想看书看得头痛,需要加一点技巧:

    • “抠字眼”:

      按照《如何阅读一本书》上面的方法,去划出那些我认为重要的的字与词(比如“时间复杂度”)或者短语短句(比如“自我实现的诺言”),它们可能是专业术语,又或者是一些常用词句的不常见的用法。

      找出这些词句,然后弄明白它们的意思。然后,一些之前让人疑惑的句子便不再让人疑惑。

      有的时候,代词也比较重要,因为有的作者喜欢乱用代词(譬如我),如果不注意的话,非常容易出现句子指代不明,读者与作者理解的意思不一样的情况。

    • “抠主旨”:

      或许有人觉得可能像在做中学语文题目而觉得它们不值一提,或许有人可能认为技术书籍不存在主旨而轻视。但是这些都是错误的观点:

      技术书籍里面也有主旨,这里的主旨是主要句子的意思,也就是说,不是什么书都是字字珠玑,不是什么书都值得什么段落什么句子都要认真反复观看参详,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抓住那些重要的句子,划记出来,告诉自己这些句子值得反复观看。

      重要的句子都有一些大体上面相同的特征,不完全总结如下

      • 回答句

        神经要对一些特征词汇敏感,“因为”是其中最常见也最需要注意的。但是令人困惑的是,即使没有这么明显的词,它也可能是一个回答的句子。

        这些回答,有些可能是回答不远前处提出的问题,它们通常有类似“因为”这些明显的记号,但也有可能回答的是作者整本书范围内提出的问题或者整个章节想要解答的问题,那么这些句子就可能没有“因为如何如何”这么明显的记号了。

        所幸这些句子都一般或在章节末尾或在全书末尾,而且在它们之前一般是有一段推导或者论述的过程,而这些论述与推导的结果就是我们需要的“回答”。

      • 主张句 ,也可称“教条句”

        这些句子可能对应了某些回答句,也可能没有。

        比如这篇文章,主张用建立“教条主义”的方法来约束自己读书,“因为”这些教条是有益于我这个初学者的。

        我这遍文章又有许多的教条,这些教条也是主旨,说明它们非常重要!如果放在在中世纪,要是不遵守教条,可能是要上火刑架的!:-D

        又比如《C++ Primer》主张大家将模版的声明与实现放在同一个头文件里面,“因为”编译器在链接的时候需要找到模版的完整的声明与实现才能实例化一个模版。

      • 让人困惑的句子

        如果想要学点什么东西,那么书上有什么令人困惑的句子,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句子,都要注意。

        比如“想破头也想不出这一步是怎么来的”,又比如“为什么这个地方要用这种方法?”

    • “抠论述”:

      有很多的句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论述,可以快速读过去,我们的注意力与理解能力要多分配在论述性的句子上面。

    • “别抠了”:

      实在不想看的内容就先像第一遍速览一样翻看一下,看看它讨论的问题是什么。如果实在提不起兴趣也不必勉强,做个标记等因为实践需要回看的时候再看,不许纠结于一处。

  • 目标:

    • 与作者“达成共识”

      文字是传递思想的工具、媒介,书籍就是文字重要的一种载体。而作者写书(那种红人自传、成功学之类的书不计,它们极可能是作者想赚钱而写出来的,我也不看那种书)就是想要将自己的思想传达给读者。

      读者在看书之前可能对书中的观点一无所知,可能理解有偏差,可能持不同的意见,而作者的观点、意见亦不见得都那么经得起推敲。但是,读者在看书的时候,应该试着去理解作者想要传达的思想,了解他在说什么。

      作者并非不会犯错的生物,有的作者在他写的书所在的主题的造诣还没有读者深厚,但是作为一个读者,只有当真正了解了作者的意思是什么,立场是什么之后,才有立场去评价作者的意思,作者的立场。

    • 对主旨的了解

      上面讲过了所谓的“主旨”,而检验自己是否了解了主旨,最简单的方法是举例,举例出与主旨相关的例子。

      当然,对于一些科学实验或概念可能不适用,因为没有什么好举例的,它们都是一些需要实验或者纯粹人为定义的东西。不过,对这些掌控的程度的检验方法也有,那就是做题。

回看:

这个时候,书已经看过一遍了,那么在之后的实践书中内容的过程里面,如果遇到不明白的,还需要再翻看的时候,只看之前做的笔记即可。那些不重要的论述,甚至没有论述的内容,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看了。

问:阅读时间如何分配?

答:

  • 第一遍每 1 个小时就要完成 70-90 页按照标准的速览。
  • 第二遍每 1 个小时完成 30 页左右,做习题的时间不计入考虑。
  • 第三遍不做要求

问:如何分配休息时间?

答:

  • 大块阅读时间,一小时一休;
  • 若总共规划阅读时间没有一小时,则不休;
  • 小于 20 分钟的碎片阅读时间,不适用这种教条的阅读方法,可以做放松阅读;

总结

好了,教条已经刻好了,该实践出真知了。

也许它们真的如我所讲的一样,是有益于修行的戒律,也许它们不完美,之后会在这上面做一些增删改,但是重要的是实践,只有实践它们,才能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有益修行的戒律,还是刻板的教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