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章的时候表达欲望过于强盛了。本来能很简单地说明白的事情,我非要去绞尽脑汁扩展,并且在写到某个局部死抠细节,抠着抠着,我就忘记整体的脉络,写完这个局部,然后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

因此,作为一个“教条主义者”,我亦有必要定下一些原则来改变这种现状。我具备理性,但是不经常使用它,很多时候我会忘记我的理性的存在。因此有必要在我仍然可以使用理性的时候定下一些行为准则,行动指南,来约束自己在非理性的状态下面的行为。 so, let’s go

写三遍

一篇好的文章,写一遍是不够的,它至少需要写三遍:

  1. 首先用草稿定下脉络与要点,赋与文章以骨骼
  2. 然后再扩充它的内容,赋与文章以血肉
  3. 最后再去填充那些修辞、文饰,赋与文章以衣冠

如此而言,我大概一直以来写的都是没有骨头的、穿着华丽衣服的模糊的血肉块罢。

只管写,最后改

无论如何,先将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写出语病了也不要紧,做个标记,然后回头改,比如使用 org-mode 的注释功能。

当灵感来的时候,只管将灵感倾泄,改动交给没有灵感的时候的自己,因为灵感可遇而不可求,那种状态下面持续保持写作是非常重要的,而没有灵感的时候的写作毫无意义。而改动那些病句,完善修辞手法之类的活,有没有灵感都可以做,而在有灵感的时候做反而是在消耗灵感。

综上,写的时候只管一个劲写,最后的时候再改。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上面的方法是总体而言的方法,各种不同的文章还是有一些具体上面的不一样的原则的,但是我暂时也想不到那么全面。下面就试试举例吧:

  1. 日记类:日记可能写完然后一辈子也不会去看了,所以大可以不按照这个方法来,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

  2. 观点类:比如这篇文章,观点类的意思是表达某些看法与经验,就是观点类,我这篇文章就是为这类文章而定制的,正如《如何阅读一本书》之于论述类文章。

  3. 笔记类:各种书的读书笔记,这种要分情况,我的读书笔记有的是完全机械地记录(大部分是技术类),有的是根据书上的东西写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还有感想(大部分是文学类和社会学类)。

    后者可以按照第 2 点所说的“观点类”文章来处理,而前者的话就不怎么适用这个规则。不过如果前者记录的东西常用的话,(比如 bash 的字符串操作我是怎么都记不住,以前抄了放在博客里面,后面博客重置了数据没有同步,就没了)那就可以在来回翻看的时候进行对文章的修改。

本文将持续更新

与我之前的“教条主义”系列一样,我这篇也将持续更新,因为实践出真知。之前的两篇文章里面的“教条”还好,它们一个出自于《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样的经典,另一个是我的实践的一个总结,而这篇里面的“教条”完全是我用我的理性来对什么方法是正确的的一个猜想,也许很有用,也许没有那么有用。

不过,相比于没有“教条”时候的无序,有“教条”可依总归是一个进步吧。